杭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李宗伟自传《败者为王》:我是一名战士 从未觉得林丹可怕

时间:2019-12-02 10:12:51

李宗伟自传《败者为王》:我是一名战士 从未觉得林丹可怕

本文摘选自李宗伟自传《败者为王》

从童年开始回溯我的过去,记忆经过时间沉淀,已经都不完全真实了。

它们被洗炼、美化成我所期望的样态,我可能已经宽容地看待那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而那些美好的记忆又有多少可能经过潜意识的修饰、编造。

自传封面和封底

我的故事的开始是再普通、平凡不过的了……

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出生在马来西亚霹雳州的巴眼色海(Bagan Serai)。

我的爸爸的名字叫李亚财,他瘦小的身影扛起一家生计,为了家庭做过各种性质的工作,开往来霹雳与槟城的长途计程车、油漆工、渔货运输工人,他是社会上中低阶层的典型小人物,一直都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努力维持家庭的收支平衡。而我今天的成就要感谢爸爸给与的机会。

妈妈叫许金水,年轻的她是一个美人胚,十九岁就嫁给了爸爸。她是一个传统的妇人,在家相夫教子,因为爸爸收入微薄妈妈仍要承接一些家庭手工业来补贴生活支出,但对艰苦的生活她从无半点怨言。

从小不断漂泊

我是李家最小的孩子,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宗顺和二哥宗颖在父亲老家巴里文打(Parit Buntar)出生。排行老三的姐姐美琴和我一样在家里搬迁到巴眼色海后出生。后来我们又辗转搬到妈妈在槟城日落洞(Jerutong)的娘家住了一段时期,然后在爸爸朋友的介绍下,举家搬迁至直落巴巷渔村(Teluk Bahang)住了几年。在我四岁那年,我们搬迁至大山脚定居(Bukit Mertajam),这才结束了我们一家不断漂泊的日子。

八十年代初,政府到民间宣导家庭生育计划,妈妈在服用避孕药的情况下仍然意外怀了我。因为当时家中的生活很拮据,在我之前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爸爸妈妈本来没有计划再生育,因此我的出生对李家而言是一个惊喜。所以妈妈更把我的意外出生,看作是上天送的礼物。

至今妈妈谈起我出生的经过还是笑得很开心,她说那时心底希望我是个女孩,家中孩子已有二男一女,若我是女孩,家里可以凑出两个“好”字。

我的出生很快就为这个并不宽裕的家庭迎来了第一个问题,原本就捉襟见肘的生活将更添增沉重的负担。当时身边的亲戚都忧心,因此建议妈妈在我出生就将我送人抚养。虽然在那个年代,把孩子送给亲友抚养是社会可以普遍接受的行为。但是妈妈坚决反对,她始终认为孩子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就算日子过得再苦,也绝对不能送人。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荆门哪里治疗癫痫好癫痫病能不能治愈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