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31

时间:2019-10-29 18:38:05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31

第三十四章  上古魔族

嘉文缓缓的走向最高的地方,高高的举起阿塔玛之戟,威严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我的父亲,光荣的嘉文三世陛下。遭奸人所害已经永远都离开了我们。奸人以被处决,但这幕后主使我一定会一查到底,犯我德邦者,虽远必诛!”

 “殿下英明。”几乎所有的士兵同时道。这时几位大臣迫不及待的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恳求殿下节哀,继承皇位,统率朝野!”

 就这样,嘉文四世宣布继位,成为德玛西亚新一代的帝皇。嘉文看着脚下欢呼的众人,还有盖伦那永远支持自己的目光,当与希瓦娜四目相对的时候,嘉文停住了,似乎再也移不开那迷人的目光。

 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自己还没学会如何坚强。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自己还没学会去担当。如果没有遇到她,自己也许还是凯特琳眼中的那个登徒浪子。如果没有遇到她,今天站在这高台之上,当与谁共享这分荣光?

 “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嘉文缓缓道。大家都清楚的看到嘉文四世的目光凝聚在了一个女孩身上,气氛,莫名的安静下来。似乎是预感到什么,希瓦娜的手儿,忍不住轻微颤抖着。

 嘉文一步一步走到希瓦娜面前,大声道:“我将立人龙之皇,希瓦娜,为我的皇后!你给我的,是我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娜娜,你可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做德玛西亚的皇后。”

 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希瓦娜紧紧的抱住了嘉文,再也无需过多的言语,这一刻,必将成为永恒。

 瑞兹弹了弹手中的羊皮纸,道:“没想到呢,嘉文这小子居然这么快就做了皇帝,还宣布立一个半龙人女子为皇后。”

 马尔扎哈喝了一口茶,道:“半龙人?他还真敢,人间已经很久没有半龙人的踪迹了。”

 “相信半龙人很快就会回到人类之中了,那个女孩可是半龙人之皇。”

 “哦?这么一来德玛西亚岂不是如虎添翼了?”

 “嗯,好消息是德玛西亚答应了合作,已经开始抽调兵力前卫恕瑞玛。”瑞兹随放下羊皮纸,又道:“但是光靠军队可不行,你我都明白,往往决定胜负的只有那么一小撮人,一小撮最有能力的人。”

儿童癫痫病该如何治疗ne-height:1.75em;">  马尔扎哈点点头,道:“瓦罗兰大陆能人异士无数,如果能把他们都召集起来,相信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瑞兹拿起笔,在羊皮纸的空白面飞速的写下几个大字,道:“你觉得辽宁哪所医院看儿童癫痫好这个主意怎么样?”

 马尔扎哈定睛一看,缓缓念道:“英雄联盟?嗯,是个好办法。”

 瓦罗兰大陆风起云涌,恕瑞玛虫族野心勃勃,诺克萨斯让人琢磨不透,德玛西亚在经历一场变革后赢来的新的曙光,在此不久之后,战争学院通过各种渠道发布信息,号召天下英雄加入“英雄联盟”,为保卫瓦罗兰大陆团结奋战。一时间,无极剑圣,疾风剑豪,放逐之刃等等各路英雄纷纷宣布加入。

 一月后,希瓦娜顺利生下了嘉文的子嗣,好吧,是个蛋。我们的龙女真的生了个蛋。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嘉文四世宣布要亲自带领军队前往恕瑞玛。

 元帅府,天决麟这厮没节操的左边搂着神雪,右边抱着凯尔,凯尔的身高可是比天决麟还高,画面简直违和。

 “拉克丝的事情,你想怎么办。”凯尔道。

 天决麟看着远处欢乐的如同一直小鸟般的拉克丝,道:“这下我真的没主意了。”神雪把烤蚂蚱送到天决麟嘴里,虽然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蚂蚱也能吃,用天决麟的话来说就是:“蛋白质是牛肉的二十倍”。

 “一定需要两个神吗?我们瓦罗兰大陆就没有其他神了吗?”澜苍神雪道。天决麟摇了摇头,道:“有一个和我一样风属性的女孩子,可是等她成神可能要好几百年之后了。”

 “可你怎么就只用了几年?”凯尔怪异的看着天决麟,自己喜欢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天决麟咧嘴一笑,道:“穿越者牛逼不解释。听我说完,化身神我倒是感应到了两个,一个狗头,一只鳄鱼。可惜他们只是化身,空有神格,力量却不够。而且他们侍奉有主,永远也没法成长为正牌神了。”

 “那只能唤醒拉克丝了吗?”澜苍神雪道。

 “唤醒拉克丝也需要很强的力量,她和九尾狐不一样,九尾狐只是重新修炼,从头到尾只是一个人,很容易就能唤醒。而拉克丝是投胎转世,完全从光明神变成了另一个人,所以需要更强的力量才能唤醒。”天决麟道。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拉克丝她......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样。”澜苍神雪道。

 “她会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来拯救瓦罗兰。”凯尔道。这些日子和拉克丝的相处让她很了解拉克丝的性格,和那个“自私”的光明女神相比,拉克丝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

 “也正是这样才不能让她白白牺牲。本来龙女还有希望的。她继承了蓝龙皇的力量,蓝龙皇可是光明神的前任。但是传承的时候被艾瑞莉亚分走一些,现在又生了个孩子,力量几乎被后代分走一半。”天决麟道。(尼玛的拳头,把我龙女砍了一刀又一刀!)

 “你不是神吗?你干嘛不直接出手把虫子都灭了。”艾瑞莉亚道。

 “虫族一样,也有神级高手,我的力量被限制,全力出手五五开。”

 明天就是出发前往恕瑞玛的日子了,嘉文执意让希瓦娜留在皇宫,因为龙女要照顾好蛋蛋,但是希瓦娜执意要和嘉文一起前往恕瑞玛,只小孩子癫痫发作怎么急救好决定带着蛋蛋一起去。

 恕瑞玛,金色的沙砾漫无边际,一座巨大的金字塔已经成了虫族的大本营。虚空恐惧科加斯,他正看着卡萨丁和一个魔族在对话。

 “你确定?”卡萨丁道。亚托克斯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巨剑,道:“当然,神族已经卷入了这场战争,天使早已降临。你需要我的力量,需要我们上古五魔族的力量,只要你能帮助我释放我其余的四个兄弟,我们将会助你征服这片土地。”

 “那么,你想得到什么?”卡萨丁道。

 “光明神的神格。”亚托克斯道。

 “什么!光明神也降临了。”卡萨丁惊讶道。

 “无需担心,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凡人,对我们没有威胁。我们要担心的是新晋的天使长,我一个人无法击败她。”亚托克斯道。

 “那么要怎么样才能唤醒其他四个神魔?”卡萨丁道。

 “哈哈哈,很简单,只要有足够的鲜血就可以了。很快就会有人类的军队前来,就将他们的血作为开始吧。”说完亚托克斯转身离开,一个女子跟在他的后面。走出金字塔,亚托克斯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道:“你姐姐这下真给我们添了大麻烦。”

 “哼!”莫甘娜没好气的走开了,道:“我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得到大天使长的力量。”

 “如果要击败她就至少需要两个神魔,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们杀死你的姐姐吗。”亚托克斯道。

 “如果可以我会亲手杀了她的。”莫甘娜冰冷道。

  一时间各路势力的军队开始前往恕瑞玛,嘉文在途中遇到了瑞兹等战争学院的势力。

 “瑞兹,虫族为何盘踞在沙漠不出来呢?”嘉文道。瑞兹沉思了一下,道:“可能有什么东西令他们有所忌惮吧,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战争扩展到外面必定会有无数平民死伤,只是沙漠作战对于我们而言难度不小呀。”

 “我们可以先占据沙漠周边的绿洲,将虫子围困在其中,不让他们踏出沙漠一步。”盖伦拿着地图,制定了一个可行的战略,行军打仗可是盖伦的拿手好戏。

 天决麟骑着马儿,正在和身旁一位白衣女子交谈。那女孩一袭白裙,露出完美的纤腰,一头长发似乎随风而动,还长着一对尖尖的不似人类的耳朵。她就是瓦罗兰的风之化身——珈娜。

 “风神大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珈娜看着天决麟,迷的她一脸小星星。误把天决麟当成了自己的“救世主”的珈娜,只怕这一刻天决麟要珈娜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风就是她的信仰,如果没有风,她可能还是那个被人欺凌的流浪女孩,每天过着悲惨的日子。

 天决麟心里毛毛汗,看来有必要和她解释一下自己的来历了,天决麟道:“珈娜,其实你也是风神,我并不是拯救你的那个人。”

 “啊咧?”

 “你的力量并不是因我而来,而是瓦罗兰的风元素精灵选中了你,瓦罗兰大陆已经很久没有风神了,所有风元素精灵会拥护你成为新一代的风神。”天决麟道。

 珈娜低着头仔细消化了一下这一段话,道:“那,你是。”

 “我也是风神,只不过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而你才是这个世界的正牌风神,虽然你现在还很弱小,但是我会帮助你,让你迅速变得强大起来的。”

 “你是神?我也是神?”

 “嗯。”

 珈娜突然羞涩的低下了头,脸蛋儿红彤彤的道:“那么.......我们在一起吧。”

 “你是神,我也是神,那么我们在一起吧。”这么直白的语言,天决麟差点儿从马上掉下去。天决麟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凯尔和澜苍神雪“不怀好意”的看着珈娜。珈娜呐呐的低着头,道:“可是你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男人了呀,比那些虚伪的贵族好一万倍。”

 凯尔策马向前,和瑞兹并驾齐驱,道:“虫族的繁殖力强大,和他们打消耗战绝对不行,要从根源上掐断他们的后路,然后再消灭他们。”

 “那要怎么做?”瑞兹看着这个身穿金甲手持圣剑的女子,她似乎对虫子很了解。

 “要想赢得胜利,就得先关闭虚空之门,掐断他们的后援,然后就看正面战场的发挥了。”

 瑞兹点点头,道:“那要怎么样才可以关闭虚空之门?”

 “需要两个神明的力量。”

 “卧槽,开玩笑吧,上哪去找神呀!还要两个。”

 凯尔指了指身后的天决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决麟已经和珈娜坐到同一匹马上去了。凯尔有一种一剑砍死这家伙的冲动。

 “他是神?”完全看不出呀。

 “你可以叫他风流之神。”凯尔没好气道。

 “所以现在还缺一位神?”瑞兹道。凯尔点点头。

 随着队伍的前进,已经越来越接近恕瑞玛沙漠了,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影踉踉跄跄的出现在地平线上。

 “救命!”那人呼喊了一声便倒下了。众人立刻赶到他身边,盖伦眉头一皱,道:“是诺克萨斯的士兵。”

 听见盖伦的话,德玛西亚的士兵们一阵骚动,盖伦挥手制止,把那伤兵扶起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士兵看见盖伦差点没吓死,德玛西亚之力呀!但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完全变成了一副无所谓的眼神,道:“都死了,我们全军覆没了。虫子,偷袭我们,都死光了。”他又突然扯起嗓子大喊了一句,道:“我不是逃兵。”又晕了过去。

 德玛西亚的士兵们面面相觑,一个医务兵过来给他灌了点水,这才醒过来。

 原来诺克萨斯的先行部队提前到达了恕瑞玛,但是他们没有贸然行动,一直默默地观察着虫族的动向,没想到虫族突然发动了突袭,诺克萨斯的军队虽然奋力抵抗,却依然在虫族的锯齿和爪刺下被杀得全军覆没。

 “我醒来后看见它们把兄弟们的尸体都扔进一个炉子里,呜呜......兄弟们尸体都被碾碎了,它们把血榨出来。人死了居然还折磨尸体,呜呜......简直是禽兽!(本来就不是人好不。)我醒了偷偷的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呜呜。。。。。。”说着着诺克萨斯汉子泣不成声又晕过去了。

 天决麟和凯尔对视一眼,血?虫族可没有鲜血崇拜,血族倒是喜欢这种调调,但是吸血鬼都追求新鲜的人血,除非要饿死了才会去尸体里抽那种半干不干的血。再说了,没有吸血鬼喜欢跑到沙漠里待着,那么就只有——魔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