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四)

时间:2019-10-29 17:09:24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四)

【第二十八章】未来的挑战
  光辉女郎——拉克丝,她是一个很深的女人,这里指的是身世背景!
  唐曾之前用表弟唐嘉的大号无敌上好嘉玩游戏的时候,第一个买的中单AP英雄就是拉克丝妹子,只不过由于不了解排位的选英雄方式,拉克丝便稀里糊涂的被唐曾亲手给ban掉了。
  也正因如此,唐曾一直没有“深入”了解这个妹子到底有多么的“深不见底”!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正凭借那局排位比赛的洗礼,使得如今唐曾对稻草人玩法的理解,也更上了一层楼。而且,今天这局稻草对稻草的solo,御弟哥哥更是凭借猥琐的三次跳大,将极品骚年轰成了渣渣。
  特别是最后一次的传送跳大,唐曾都对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感到钦佩,同时也对敌人破罐子破摔的自杀行为表示了鄙视,既然这极品骚年跪求一死,那他怎么不干脆让F4把剩下的二分之一血也给吃光啊?
  “还在么?”唐曾问道。
  solo规则3杀2塔,意思是只要敌人被自己杀了三次,或者推了两座防御塔,那便代表着比赛结束,所以唐曾准备领取奖励了。
  别忘了,这局solo可是有彩头的!
  “干嘛!”极品骚年在泉水里蹲着,心中还在琢磨自己这三次都是怎么死的。
  “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唐曾提醒道。
  “什么?”极品骚年好似又重新变回了先前那种单纯的状态,对唐曾的提示毫无反应。
  “呃……其实我脸皮很薄,直接开口跟你要拉克丝这种事,我想我是说不出口的,哎……不就是个拉克丝么,你给不给我都无所谓的,我这人就是太纯洁了,就算你不给我拉克丝,我也不会觉得你是出尔反尔的人,拉克丝什么的就让她见鬼去吧,呵呵——!”唐曾如此纯洁的说道。
  我去!
  极品骚年满脸黑线,唐曾的这句话里不厌其烦的出现了4次拉克丝的名字,就这样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脸皮薄!你纯洁?你要是纯洁,那世上就没有猥琐的人了!
  在唐曾如此“隐晦”的提醒下,拉克丝这三个字已经再次唤起了极品骚年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让他想起了这局比赛的彩头可是自己提出来的。
  “放心,我记得这事,不用提醒了……”极品骚年回复道。
  “你看!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说的怎么感觉我厚着脸皮跟你要英雄似的,我这么脸皮薄的人,那种猥琐的事绝对做不出来的!”唐曾好像啰嗦侯附体一般,滔滔不绝的解释着。
  你有完没完?!极品骚年哭了,御弟哥哥这家伙太适合去月光宝盒里演唐僧了!
  “我有个问题。”在一阵无奈之后,极品骚年调整了一下心态,开口问道。
  “你说。”唐曾对于后生晚辈的虔诚求教感到欣慰。
  “你在干嘛?”极品骚年道。
  在干吗?这个怎么回答,我这不是在玩游戏呢?唐曾心中不解。
  “我都输了,比赛也已经结束了,你怎么还在补兵?”极品骚年追加提问。
  唐曾闻言一怔,在对方的提醒下,他发现自己果然还在中路对敌方小兵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屠杀,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是为了时刻提高自己的补兵技巧!”唐曾解释着。
  “不愧是补兵狂魔啊!佩服,佩服!”
  “承让,承让!”唐曾羞涩了。
  打脸者被反打脸这种事,不仅常见,而且喜闻乐见。不过,被反打脸后能做到极品骚年这般谦逊的,倒也不多见,看来他的还是有点素质的嘛,唐曾如此想着。
  很快,在相互交流了一番后,敌方打出了GG离开了比赛,唐曾的电脑屏幕中央,再次出现了两个闪耀的大字:胜利!
  这两个字真是百看不厌啊,唐曾幸福的点下了确定,退出了数据统计页面后,游戏画面重新返回到了系统的主页面。
  “噔!”
    唐曾刚一回到主页,就见窗口右下角弹出了个系统提示,大体意思是好友极品骚年送给唐曾的祝福,然后自己的拉克丝妹子就这么解锁了。
  “哎呦!效率很高啊!”唐曾心中想着。
  不过,在系统提示信息中,唐曾还发现了一段极品骚年的留言,内容如下:
  “部长在贴吧制作的那个排行榜,记录的仅仅是我们学校大一新生的LOL数据,而大二,大三,甚至是大四的老鸟们的战力数据并未收录,他们之中高手很多,不乏大神级人物,希望下学期开学之后,你还能继续保持着“补兵狂魔”这个称号!”
  部长?
  什么部长?
  原来‘安能辨我是雄雌’是外宣部的部长么,那岂不是比唐曾大一级,原来是学姐啊!“我跟学姐有了不正当关系了么……”唐曾心中不知道又在猥琐着什么。
 哈尔滨癫痫病手术哪家医院好 再往后看,便是一些提醒唐曾的内容,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不要沾沾自喜!因为大二、大三甚至大四的老鸟们,现在可是都没有参与到贴吧排行榜中呢!
  而且听这话的意思,好像下学期开学,那些个深藏在宿舍里的老鸟都会纷纷出动,对排行榜进行一次大血洗,到了那时,恐怕能挂在排行榜上的大一新生,就不会太多了。
  其实,玩游戏是要看个人的理解程度的,并不是说大二、大三的老鸟就有多么厉害,他们之中也有菜X。因为,玩家LOL实力与年龄、年级的高低并没有正比关系,也就是说,并非年龄大就一定玩得好。
  就拿唐曾的表弟唐嘉来说吧,区区一个小学生都能爬到排位rank1600分的水平,将唐曾这种“大龄”菜鸟远远地甩出几十条街,便很充分的说明这一观点。
  不过……
  之所以说排行榜可能会被血洗。
  那是因为大二、大三的老鸟数量远远超过了大一新生,而且他们开始接触LOL的时候,如今的大一新生可还在为高考而努力奋斗呢。
  大学中充裕的课外时间,给了那些大二、大三的老鸟更多跟轻松的游戏环境,所以在他们之中诞生的高手数,远远高于了大一新生。
  但是……
  这又怎么样?
  他们的存在会对唐曾造成心理压力么?
  当然不会!
  因为唐曾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极品骚年的留言后,就把信息给关掉了,距离下学期开学还有好几十天呢,现在着的哪门子急,要是有人向自己挑战,直接跳大灭掉不就好了?唐曾心中如此想着。
  他如今最应该关心的不是未来的挑战,而是刚刚解锁的新英雄——拉克丝!
  唐曾快速的点开自己的英雄一栏,选择了已拥有英雄,果然拉克丝妹子的头像出现在了游戏窗口中,她是那么的水灵,那么的耀眼,那么的深不可测。
  “小嘉!过来,看看哥的新英雄,闪瞎你的眼!”唐曾大声的喊道。
  过了1分钟……
  “小嘉!这妹子还真不错,长的白,有控制,自带套……多省钱!要不我用她和你再搞一局,试试身手怎么样!”唐曾又喊道。
  又过了1分钟……
  “唐嘉!我叫你呢!”唐曾怒了,那小子怎么敢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
  于是他狠狠的转过头,怒视着身边的另一台电脑,结果,那里除了漆黑的屏幕与空空的椅子外,再也没啥东西了!
  我去!这小子跑哪里了?就在唐曾心里纳闷的时候,屋外响起了一阵开门声,紧接着唐嘉那熟悉的的声音,也随之回荡在房间中。
  “恩恩!是!我知道了,恩!老地方间,不见不散!恩……好嘞,师傅再见!”
  师傅?
  什么师傅!?

【第二十九章】佳音寺热线
  唐曾今天去与夏雪见面时,他还清楚的记得唐嘉在被窝里睡觉呢,可是当自己中午回来的时候,这小子居然不在家,他出去干什么了?
  约会?
  泡小学生妹子?
  其实唐曾不关心唐嘉的去向,反正这小子人小鬼大,外人肯定欺负不了他,就算坑也是他去坑别人。唐曾真正关心的是唐嘉口中所说的师傅,这个师傅到底是何许人也?
  “小嘉,去哪了?!”唐曾面色威严,一副兄长训斥晚辈的模样。
  可是唐嘉这小屁孩从小没大没小惯了,更是把他表哥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心里自然不会有丝毫畏惧,唐嘉道:“等等!憋死我了,让我先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说完,唐嘉就用后脚跟一带,将门关上后两步并做一步,“嗖”的一下窜进了卫生间。
  等待总是那么的煎熬,无聊中的唐曾也没闲着,他开始琢磨起了唐嘉进门时说过的话,发现了其中有两个关键性的词语:老地方;师傅再见。
  表弟来唐曾家的时间也不算太久,在其间唐嘉似乎不怎么出门,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玩游戏、做作业,在没有别的怪异举动了,很符合一个小学五年级孩子的身份,那么他说的这个老地方会是哪里呢,唐曾不记得表弟经常出门的啊!
  还有那个师傅,会是什么师傅呢,司机师傅?煎饼果子师父?他们也会玩LOL的么?
武汉专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解决完了之后,真是身轻如燕啊!”就在唐曾思考的时候,唐嘉已经提着裤子出来了,然后蹦着跳着飞到了床上。
  “今天去哪了?”唐曾满心的疑问等着唐嘉解答呢。
  “去网吧了!”唐嘉从裤子里掏出了手机,咔咔咔的快速摁着,不知道又在给谁发信息。
  网吧!哪家网吧这么嚣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允许未成年人上网?难道就不怕被查封么!“你怎么混进去的?”唐曾好奇心大涨。
  “跟在你和嫂子后面进去的啊,我回来的时候,柳姨还送了我一包面巾纸呢!”唐嘉说完,果然从布兜里掏出了一包面巾纸,从中抽了一张出来后,快速的按在鼻子上使劲的捏了捏鼻涕。
  这包面巾纸,看着有点眼熟啊!
  唐曾微微愣神后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那个“成熟知性”的网吧老板娘手里的那包么,怎么会在这小子手里,这也太毒害青少年了,这不是诱导五年级小学生犯罪么?唐曾心里很黄很暴力的想着。
  “你是跟着我去的网吧?”唐曾好像有点明白了。
  “恩,你出去之后我也起床出门了,我上网的地方就在你隔壁包间,而且柳姨看我长的帅,还给我免费了!”唐嘉那张略显正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恶的坏笑。
  看着唐嘉脸上的坏笑,唐曾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记的网吧那个“成熟知性”的老板娘似乎一直没有子女,所以对熟悉的小孩特别热情,总喜欢把小正太、小萝莉的脑袋塞到她那双丰满的胸脯上蹭一会,来体验一下做母亲的感觉。唐曾与夏雪小时候都得到过这种待遇,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款待”也自然被取消了。
  “你去网吧干吗!”唐曾心中不解,他不会是专门跟踪我的吧,这小子难道还有这种恶趣味?
  “去找我师父去了,他今天也去那家网吧了!”唐嘉提到了他的师父。
  我晕!唐曾一拍脑袋,他之前一直就想问这师傅到底是何许人也,却没想到自己的思路,竟然被区区一包面巾纸给带跑了,果然网吧面巾纸这种东西是最邪恶的!坑害青少年啊!
  “到底什么师傅!”唐曾打算深度解析这个问题。
  “男师傅!”唐嘉说道。

  “滚,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要问他是教你玩LOL的师傅么?”
  这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啊,唐曾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手心的丝丝汗气,已经充分表现出了他心中的紧张与期待。如果唐嘉真是被他口中所说的师傅给调教出来的,那这个人绝对是超神般的人物啊,都能把一个五年级小学生教成rank1600分段的小高手,那他那个师傅得多逆天?
  “对啊!我师傅可厉害了!”唐嘉满脸的自豪。
  果然如此么!
  唐曾心中得意,一切都如自己推理的那样,区区一个小学生五年级的屁孩,怎么可能凭空拥有仙人级那么强的战斗力,果然身后是有一位隐世高人指点才行!如果能得到这位高人的指点,再加上自己强大的补兵天赋,那么在LOL的世界里,还有什么能够阻挡吊丝逆天弑神的脚步?
  “小嘉,咱师傅还收徒弟么?”唐曾从兜里掏出了5块钱,在唐嘉面前晃了晃,笑眯眯的说道。
  “不收!”唐嘉瞥了一眼唐曾手中的5块钱,哼了一声,似乎很是不屑。
  “小嘉,咱师傅真的不收徒弟了么?”唐曾从兜里又掏出了10块钱,加上之前的5快,总共15块钱。
  “说过了!不收!我是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唐嘉一幅视金钱如粪土的表情。
  “小嘉,你确定没记错?咱师傅怎的不要徒弟了么?”唐曾的心在滴血,因为他掏出了一张50元的“大票”。
  “这个……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师傅好像没说过我是关门弟子,不过……他好像也没说过想要再收徒弟的事!你要知道,培养出一个像我这么优秀的弟子,可是需要消耗很多的体力与时间,这些都是很宝贵的。”唐嘉已经有点心动了,他毕竟还是一个小学生,父母每周给的的零花钱也就是二三十元而已。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咱师傅!!到底!!!收不收徒弟了!!!”唐曾怒了,大怒特怒,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鲜红的百元毛爷爷大钞,连同之前的5元、10元、50元,共计165元的软妹币狠狠的拍到了桌子上。
  力气所用之大,就连桌子都被他拍的颤了一颤,这是唐曾的底线,也是压倒唐嘉抵抗力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这张百元软妹币的出现,双方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谈判马上达成了一致。
  “收!收!你以后就是我师弟了,不不!我以后是你师弟,嘿嘿!”唐嘉一边说着一边飞速的冲床上蹦下来,朝着桌子上的165元软妹币狠狠的扑了过去,牢牢的抱在怀来,深怕表哥出尔反尔。
  “什么时候收!”唐曾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口袋,心疼不已。
  “呃……不知道!”唐嘉抱着怀里的钱飞快的窜到了卫生间,在里面把门反锁了。
  “魂淡,还老子的钱!”唐曾又怒了,唐嘉这小子太不靠谱了。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唐嘉隔着门板对唐曾喊着,然后快速的按下了重播键,给他的师傅打去了电话。短暂的十秒钟的等待过后,电话那边终于被接通了。
  “施主你好!这里是佳音寺服务热线,佛经讲解请按1,购买佛具请按2,论禅辩道请按3,请愿求佛请按4,如需人工服务,请按0!重复收听请按*号键!”
  厕所里传来了一阵庄严洪亮的声音,显然唐嘉为了能让唐曾听到,故意设成了免提模式。而屋外的唐曾呢,他在听到这些电话接待音以后,已经泪流满面了,感觉自己的165块钱软妹币,已经彻底的打了水漂了!
  唐曾现在恨不得把骗子嘉拖出来暴虐一顿,这小子为了敷衍自己,居然去给什么佳音寺的服务热线打电话,这不明白着偷奸耍滑么。佳音寺是什么地方,唐曾当然清楚不过,那是当地一座有名的宝刹古寺,香火很是旺盛,逢年过节去寺里烧香拜佛的信徒非常的多,就连唐曾也跟随父母去过那里数次。
  难道唐嘉的师傅会是寺庙里的大和尚?这不科学啊!唐曾哭喊着,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期待,说不定唐嘉的师傅或许是佳音寺的某位香火信徒,只不过碰巧今天呆在寺中,然后他手机又碰巧打不通,只能通过寺庙热线去联系。唐曾如此希望着……
  可是,残酷的现实结果还是尿了一泼尿,把唐曾这最后的希望给无情的浇灭了!
  “施主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助?”按了0号键后,电话那头很快的接通了人工服务。
  “师傅,我是小嘉啊,嘿嘿!”唐嘉开心的说道!
  嘿嘿你妹啊!
  原来你说的师傅真是个大和尚么!
  这165块钱沈阳能够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的软妹币,感觉完全不值当的啊!
  唐曾哭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